沙茶游记_ SDOI2018 R1 爆零滚粗

I know my life is a sad fairytale, So could you wipe my tears?

update: 18-4-16 增加了R1线的人数…到80个了…然后APIO…联赛分到140就能去…

然而管我屁事, 祝贺学长们和大黄和鈡神续命成功…

好像联赛上300的都去了????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很羡慕????

APIO当时loli就没让我们报我****, 所以APIO是不用想了

附: 大FAKER HT008的游记

Day -…

据学长说高一进R2高二进省队, 高一进队高二Au哦…

有点紧张…考前狠刷了一波水题涨了涨自信…

然后…他们告诉我联赛分占了一半? 艹

大佬准备省选:

大佬的省选

我准备省选:

Day -1

不知道为什么拖到这天才开始打板子…不过之前写了一些题, 板子也都还是挺熟的(flag) 随便写了几个最近没怎么写过的板子写了, 没写主席树, 没事我会splay我不虚($flag\times1$)

下午他们都在颓頽颓(好像上午也是?), 不想颓…也不想写题…突然想起来有个什么线段树优化建图还没写过, 写了一发当练代码能力了($flag\times2$)…然后…RE…MLE…找拉文第二要了数据 邮件格式不对被婊了一顿rp++? 发现卡空间…我结构体自带大空间…不写了$GG$

Day 0

早上(?)起得很晚, 并没有管什么生物钟, 发现手机充错线了…没充满…昨天晚上缓存的番应该下完了吧($flag \times 3$)?…$GG$

上车, 和$AHmhr$坐在一起, 感觉rp在源源不断的转移到$AHmhr$身上←_←…$AH$掏出笔记本看起了…纪录片…

座位太窄了摆不开电脑…只能颓了…肝船没想到推过了钩了很久的图…rp-=INF

到了一个高大上的地方…大家都觉得肯定不会住这的时候…我们下车了…感动中国

和大哥一个房间, 去房间的路上, 碰到一个不知道哪个学校的老师…

  • “你联赛考多少分啊”
  • “我考炸了QAQAQAQAQ”
  • “那你来什么省选啊”
  • “…”

我立志我今天下午要再看看板子!

然而…

找大黄…看他颓废…然后一起去找rqy面姬, 据说聊得很愉快rp++, 被他们教练赶下去吃晚饭

立了flag要体验一把”抱住rqy”的感觉

晚上去试机…键盘…很…诡异…随便打了个$exgcd$和$SA$, 不能编译…然后发现…电脑居然是32位的…法法…

出了点奇怪的问题…技术人员就一句话 重启 …

想打个主席树发现忘了怎么写了草草草…然后就滚了…好像晚了15min…我都没看时间…

知道了要开栈…非常开心, 开O2…大概$AHmhr$要暴力虐正解了, 开C++11…好像可以用auto了…

回宾馆看了看主席树, 感觉海星, rqy来van♂了…讲了讲人生经历…感觉很神 后悔没有跪膜一波, 我好像有点心不在焉QAQrp--

大哥叫了一波外卖, 我趁机要了一波大薯, 吃垃圾食品被rqy批判一番rp--, CP来蹭吃的, 感觉rp++

loli来了…把CP和…rqy…赶回去了…顿感整个学校rp--

早睡…

Day 1

好像起得有点晚…不过他们好像比我们起得更晚…Emmmmm

早饭$AHmhr$开始发功奶题…结果全™奶中了

晃荡去了ytez…好像到了的时候离开考还有半小时…看了看犯的错误然而一个都没有用到…遇见Lyrance发现居然在一个考场…被吐槽体重 草草草拿体重说话的都是%^#%@#$%

8:15

居然15min之前就被放进了考场…打了个对拍, $SA$没打完, 心想留着明天用吧…然而都没有用上

8:30

welcometoNOI2018!!!!!!!

神flag…

读题…吸取联赛教训…读了30 min…

T1…博弈?草草草完了我博弈什么都不会啊啊啊啊….等等…感觉有点眼熟啊…vijos的省选模拟赛…我们当时口胡的暴力…好像可以直接用???…不过那题$n \le 4$…没关系打个暴力也是好的…Emmmmm…选数的顺序一定是从左上角扩展到右下角…用一个数组存每一行选了多少个数然后dfs感觉很稳啊! 复杂度…$\mathrm O( m ^ n)$? 感觉很稳啊!

T2…Emmmmm这么复杂…还要解锁…我记得一个什么网络流也是必须经过前$i - 1$个点才能走$i$来着…草草草这个复杂度不对啊…感觉好像和树有关啊啊啊啊啊这什么玩意啊…难道差分约束????拓扑排序????…算了…我会next_permutation!

T3…我会链上的做法! 但是…树上怎么枚举联通块啊…难道是点分治??? 草草草我不会点分治啊啊啊啊啊啊…诶等等点分治只能搞路径吧…难道和dfs序有关系???dfs序要搞只能搞上一整棵子树吧啊啊啊啊啊凉了啊…

再看了一下部分分…想好了自己要干啥了…感觉暴力分给的很足啊…今年良心…不过写挂了就惨了…

9:00

开个namespace写T1, 全局数组 + dfs感觉非常暴力…飞快的打完…小样例过了…大样例出不来了…还以为我RE了…一算复杂度…Emmmmmm$\mathrm O(25 ^ 5)$感觉…凉了啊Emmmm不虚我还有60! 测一发($m\le3$)…没输出???卡住了???冷静…我要静态查错!…怎么调发现都过不了…艹别啊…这是30分呐…

发现自己造错数据了…只输了一个$A$数组…没输入$B$…

看见程序输出0…

感觉60很稳啊…

10:00?

干T2…next_permutation让人心安…30 min写完…

10:30?

干T3…没敢写带修主席树, 随便写了一棵splay写了半天发现有好多函数根本用不到…还写了半天…深感药丸…

测一发…没过…改改改…

测一发…没过…改改改…

静态查错一发…过样例了…

反正估计也想不出什么题了(flag)…于是仔细静态查错了一波…感觉应该没啥问题了…

艹我没splay()

加上splay

测一发…没过…改改改…

测一发…过了…_(:з」∠)_

瘫在椅子上仔细看了一下三个题…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眼神里充满了爱与期望

算了算分…感觉做出来的都是sb题啊…那也就大众分啊…我联赛又是万人踩…深感药丸…

是再仔细检查一下还是尝试肛一波题?

12:00

其实我在检查题…突然我瞄到了T1的数组上…诶等等…这个数组的状态…不是可以表示成一个状态…

艹 sb状压…

艹 这么裸的状压他们肯定都写完了

艹 完了

艹 还剩30 min 以我的沙茶码力…感觉布星…

算了一下好像$n = 5$的时候不用开map比较稳? 淦!

12:24

汗水开始从脸颊旁留下来了…监考老师烦人的重复着剩余的时间 让我们赶紧准备好文件夹

手和腿都开始发抖…当时只有一个信念 让我过了大样例我怎么都行!

由于我非常sb没有想到把整个文件夹解压出来…我检查大样例其实是一遍又一遍的输那个什么鬼畜的解压密码welcometoNOI2018!!!!!!!

F11…过大样例了

瘫在椅子上…去掉#define debug, 开文件, 又测了一遍样例(万幸

艹 T2怎么没有过样例

刚回去的汗又冒出来了…

一堆没有意义的乱码…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我点开了dev…

没初始化

一口气

打开预览, 再以父爱的眼神看了一遍三个程序, memset; freopen; fclose; return; 完美

现在我可能才真正理解到学长们之间的友谊…在考场里真是可怕…

至少暴力打满了, 还多拿了10分呢…

12:30

腿颤抖着出了考场…

千万别写残啊…

路上遇见DYYZ一众神犇并被劫走, 鈡神T3LCT太神了Orzzzz, LyranceT1猜出了一个结论太神了Orzzzzz, 大黄和鈡神T2会贪心太强了Orzzzzz

等等…贪心…艹 25分没了

行吧 我写了状压! 我不虚!

千万别写残啊…

吃饭…饭好吃! 好评!

然而越吃越虚…

千万别写残啊…

千万别写残啊…

千万别写残啊…

吃完饭…下雪了是什么操作…钦定让我凉?

听说要讲课? 哎呀这么晚了啊qwqwqwqwqwq, 感觉跑着去然而其实自己并不知道路怎么走…hayakuhayaku

Emmmmm…然后…我…带着…我校…和DYYZ一起…迷路了….Emmmmmm…凉

左弯右弯, 前走后走, 量金量银不论斗

“也终于在这里!”

终于到了一个类似阶梯教室的地方…来的人并不多…怕不是都迷路了…抢到了第三排, 坐下…老师没来…

好紧张啊啊啊啊啊

颓!

Après moi, le déluge

点开舰C…打开DMM验证…小黑船晃啊晃…系统更新维护

打开哔哩哔哩…打开离线缓存… Emmm…怎么就缓存了半集啊…还是看过的超炮S…

颓不了了…déluge还是照样来…

老师鸽了好久…最后rqy讲了一下做法感觉非常神 底下一片膜拜之声…

到了4:00, 走了, 到最后还是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法法

紧张 紧张 非常紧张

千万别写残啊…

出门 loli问 你们觉得你们要不要知道成绩啊~ 底下一片要要要

早知道我就不问成绩了

loli 那我发群里啦~

为啥不直接说啊QAQAQAQAQ

走路…去找车…舒老师好像也很紧张…Emmmm也安慰不了什么…

艹 出成绩了!

一声惊叫把一中的人全拉了回来

看下去…舒老师在省队线…Emmmm…DP大爷在省队线…然后????没了????深感药丸

fym100分…Emmmmm…我…80???????? 没有来得及仔细看 但是这个成绩决对是药丸的节奏啊…

高一的好像都炸了…惨不忍睹…

看看外校的?

gal炸了…默哀…Lyrance炸了…默哀…LCR稳了…Orz…HT小姐姐炸了…默哀…

Emmmmm…

和学长聊了一下午…被安慰了好久qwqwqwqwqwq感谢好学长qwqwqwqwqwq

回宿舍…

被珣爷D了一顿…

没什么精神…感觉非常消沉啊…看鬼畜!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这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哎呦喂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和

珣爷以看sb的眼神关怀着我

珣爷突然胃痛…我肠子不好只带了肠炎宁…默哀

看了看成绩…我T2炸了15???? 难道卡精度???? woc我next_permutation怎么可能错啊…

T1也炸了15???? T了10分???? WA了5分???? 我状压姿势不对????

loli来了 (听说刚抓了Gay和beretty爸爸的颓?

没想到晚上要收拾东西…loli走后就开始收拾还是没有收拾完…

有点晚了, 好歹下午睡了会…

就在我和珣爷都乖乖躺♂好的时候, 突然传来一声门铃!

woc神仙啊这个时候不敲门还按门铃?

“woc! 谁啊!” 说着我打开了门

然后看到了LX

“老师好”

“嗯嗯”

“谢谢老师, 老师再见”

世界, 晚安

对了 $AHmhr$又发动毒奶祝大家Day2rp++

Day 2

不虚我要翻盘! ($flag \times \infty$

$AHmhr$怒发功奶题…不知道准不准呢…?

8:00

听letter song冷静一下, 昨天早上听mermaid girl差点致郁了…

听说我们中出了个REfun说可以开热点然后就要收手机????

8:15

进考场~

至少我不用再写对拍…等等我对拍呢?

Emmmmm…好像昨天…收卷的时候说桌面上不能留别的文件夹…我就给删了…还是shift + delete

码码码

码完对拍和$SA$

8:30

nextyeartoIOI2019!!!!!!

学聪明了…把文件夹解压出来了…

看题…

艹 T1怎么这么长…

30 min passed…

呃…每一年的网络流就是他了?

我好像会$C = 1$的费用流!

我直接把节点分层然后每一层赋不同的权值, 两个层之间权值差大一点…Emmmm加上30分的sb暴力我就有70啊! 感觉非常稳…

艹 T2什么玩意

呃我好像会…dfs找直径…但是可以放在带权的树上嘛?

艹 T3什么玩意

呃…我好像会…暴力枚举kmp…好像也是30…上100了感觉稳啊

感觉今天暴力分很足啊! 感觉他们分应该都很高啊! (flag

那我应该全力肛出那个网络流啊 (…

然后我就没写暴力 肛T1… (似曾相识?

10:30

1h passed…

怎么T1过不了大样例啊…

别啊…

别啊…

没事不虚! 我T1搞出来就是40分! 老娘不打暴力也能翻盘! (flag)

总之说结果吧…

T1没调出来 其他题输出样例

最后10分 其实我以为我要暴零来着, 可能是转发了舒老师的说说?

凉了 看他们翻盘我翻车

真刺激

REfun和HT尤其FAKE, 欺骗我幼小的心灵…

看成绩单

怎么都是5分10分的…

失策

回去的路上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感受了一波 “抱住rqy” 大概是SDOI2018唯一守住的flag? Emmmmm…然后立了一波退役flag, 果然没退…

Day2.5

滚回去啦

滚回去的路上有给一中丢一波脸

什么喂锦鲤啊…什么钻墙里啊…

sigh

哈! 没想到吧!
AHmhr扔的面包Emmmmm
Au爷风范
滚粗啦

Day…

文化课快乐

完美的错过了电学 化学平衡 鸿门宴什么的…

上课…好像可以凭借长期在外学习的懵逼经验听懂一些?

莫名被报了一个鬼畜党校感觉非常恶心人 每天抽我一节自习 吃屎去吧!

回来和老班胡乱吹了一顿 继续苟在了OI

恭喜:

REfun大爷进R1啦! SD队长风平浪静的过了R1 ~

HT姐姐翻盘成功!

舒老师和DP学长!

rqy 近乎AK啦!

我滚粗啦!

陈士成看过县考的榜,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去得本很早,一见榜,便先在这上面寻陈字。陈字也不少,似乎也都争先恐后的跳进他眼睛里来,然而接着的却全不是士成这两个字。他于是重新再在十二张榜的圆图里细细地搜寻,看的人全已散尽了,而陈士成在榜上终于没有见,单站在试院的照壁的面前。

凉风虽然拂拂地吹动他斑白的短发,初冬的太阳却还是很温和的来晒他。但他似乎被太阳晒得头晕了,脸色越加变成灰白,从劳乏的红肿的两眼里,发出古怪的闪光。这时他其实早已不看到什么墙上的榜文了,只见有许多乌黑的圆圈,在眼前泛泛的游走。

隽了秀才,上省去乡试,一径联捷上去,……绅士们既然千方百计的来攀亲,人们又都像看见神明似的敬畏,深悔先前的轻薄,发昏,……赶走了租住在自己破宅门里的杂姓——那是不劳说赶,自己就搬的,——屋宇全新了,门口是旗竿和扁额,……要清高可以做京官,否则不如谋外放。……他平日安排停当的前程,这时候又像受潮的糖塔一般,刹时倒塌,只剩下一堆碎片了。他不自觉的旋转了觉得涣散了身躯,惘惘的走向归家的路。

他刚到自己的房门口,七个学童便一齐放开喉咙,吱的念起书来。他大吃一惊,耳朵边似乎敲了一声磬,只见七个头拖了小辫子在眼前幌,幌得满房,黑圈子也夹着跳舞。他坐下了,他们送上晚课来,脸上都显出小觑他的神色。

“回去罢。”他迟疑了片时,这才悲惨的说。

他们胡乱的包了书包,挟着,一溜烟跑走了。

陈士成还看见许多小头夹着黑圆圈在眼前跳舞,有时杂乱,有时也摆成异样的阵图,然而渐渐的减少了,模胡了。

“这回又完了!”

他大吃一惊,直跳起来,分明就在耳边的话,回过头去却并没有什么人,仿佛又听得嗡的敲了一声磬,自己的嘴也说道:

“这回又完了!”

他忽而举起一只手来,屈指计数着想,十一,十三回,连今年是十六回,竟没有一个考官懂得文章,有眼无珠,也是可怜的事,便不由嘻嘻的失了笑。然而他愤然了,蓦地从书包布底下抽出誊真的制艺和试帖来,拿着往外走,刚近房门,却看见满眼都明亮,

连一群鸡也正在笑他,便禁不住心头突突的狂跳,只好缩回里面了。

他又就了坐,眼光格外的闪烁;他目睹着许多东西,然而很模胡,——是倒塌了的糖塔一般的前程躺在他面前,这前程又只是广大起来,阻住了他的一切路。

别家的炊烟早消歇了,碗筷也洗过了,而陈士成还不去做饭。寓在这里的杂姓是知道老例的,凡遇到县考的年头,看见发榜后的这样的眼光,不如及早关了门,不要多管事。最先就绝了人声,接着是陆续的熄了灯火,独有月亮,却缓缓的出现在寒夜的空中。

空中青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云,仿佛有谁将粉笔洗在笔洗里似的摇曳。月亮对着陈士成注下寒冷的光波来,当初也不过像是一面新磨的铁镜罢了,而这镜却诡秘的照透了陈士成的全身,就在他身上映出铁的月亮的影。

By 沙茶 Cans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