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e(Cansult) = \infty$

我这么可爱是不…

$The\,Winner\,Of\,Life(AH\cdot MHR) = \infty$

以下是AH_MHR的经典语录…一个人生赢家…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Emmmm…家人…没毛病

我们数学老师问我我能考多少分, 我说能考120, 老师说 dyz说他能考130呢, 结果我考了140多哈哈哈(%%%%%%%%%%%AHrank100

AH中午趁我不在吃了我的压缩饼干, 然后说是评测姬吃了23333结果宽嫂还是爆零了23333看来宽嫂已经菜到就是贿赂评测姬也爆零的程度了23333

AH把”Yes”打成了”YES”结果拿了省二, 老师说他可以明年直接拿Au 辣(%%%%%%%%%%%%%%%%)

AH(对学姐): 我写的程序从来不会TLE (众人: %%%)

你看学长萌都在不学无术, 只有我在数学

MHR数学满分QAQ太神啦!!!%%%%%%(MHR数学一卷的分都比我二卷分高)????!!!

马云:我不知道钱是什么,我的工资卡不在我手里,我没有钱,创建阿里巴巴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马浩然:我不知道数学是什么,我不会学数学,我什么都不会,数学考150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我这一生都佩服姓马的人,
马克思改变了我的思想,
马云改变了我的消费观念,
马可波罗改变了我的段位,
马赛克停止了我对文明的探索,
马化腾告诉了我不充钱无法变强,
马蓉颠覆了我的人生观.
马浩然 改变了我的大佬观

我上课, 从来不用老师提问, 老师刚说完问题, 我就心算出来了 (Orzzzzz)

$Laugh\,At\,Au(Yefun) = \infty$

以下是zyf(fū), 一位嘲讽过Au爷男人的经典语录…%%%(听说语序不影响阅读? 那请您读出声来以体会语录的妙处)

zyf(指着我们在机房睡觉的高三的金牌爷): 诶你看他那么颓在机房天天睡觉, 今年能拿省一嘛?

周……周圣程是……是他爸学校领导吧?

哎呀坏了,我把机房落水杯了

来,给儿子让个位!(对着DXC)

张浩南那么有钱,能买得起评测机啊?

(数学老师:我们模拟考最高才400多)
ZYF: 那是他们学校辣鸡
数学老师:我是SLYZ的

(距离数学老师3m远) 咱数学老师讲课真蛇皮

那个……浩浩乎如 féng 虚御风

(英语老师: ZYF你来对一下答案) ZYF: Warming Up在哪啊?

大家好, 我是石大附中, 来自石大附中

我得加上! 这是板子! 除以0也要加上!!

那个…Refun怎么没来啊…

(月考, 许多人把马克思写成了马克斯) (对着一个妹子) “你(大手一挥)…把马克思的思宏定义成恩格斯的斯 (没错就是说反了不是我写错了)”

(物理老师): “zyf你怎么听写错这么多, 来你同位(DXC)站着!” 2333333333

比我菜的都是我儿子(YefunBABA好~)

REfun最擅长给别人带绿帽子啦
: 给谁带了啊
啊不不不我是说王Gay娘擅长给别人带绿帽子
(Gay娘举起了拳头)啊不不不我是说别人给你带绿帽子
GG…Yefun 卒

全机房都是我爹! (扑到王Gay娘身上): 爹! (扑到CPP身上): 爹! (真 · 认子作父Emmmmmm…)

(Yefun粑粑心情不好, 正赶上高二期末考试结束吹哨): 这™什么玩意, 吹的乱七八糟的(233333)

夫爸爸的电脑出了问题…按回车打出来的是字符 ‘6’, 于是…
fuge: 是不是我太6了

这个DFS啊, 是一种树形的数据结构 (DataStructureMaster(大傻帽): ZYF Orz)

(朗诵大会, 同学就着钢琴曲朗诵文章): 我觉得这个钢琴弹得不好!
: 呃这个是#$%^%^(某世界名曲)
: …不是, 我说的是这个曲子和这个文章不搭!
: …
: 不对, 都不对, 我觉得是这个文章写的不好!
: 这是契诃夫写的…
: 契科夫怎么了, 契诃夫写的文章也是垃圾

(from SLR):
颓造梦…: 你看我控住他你就一直放大打他,他绝对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2S后:哎呀他有还手之力,完了我死了。

月考历史专栏

我国是多党制国家

俄国当时的情况不允许一般的暴力革命方式, 如何成功革命(8分): 采取特殊的暴力革命方式

$Green\, Sun(Gary) = \infty$

%%%朱克建是我们的绿太阳!

Dec…我: zkj你不冷嘛
“没事我太强啦” (太阳怎么会冷呐%%%%)

ZKJ电脑密码惨遭REfun修改为”ZKJAKIOI!”, 然后ZKJ就…
我AK了什么呢…
AK IOI?
AK NOI试试吧
UOI? UOI不行吧…
不会是AK SDOI吧…

我是你的大脑 (Orz zkj是我们的大脑我们永远跟随zkj前行 Orz

(zkj对着自己的程序): Orz…Orz…Orz…重复n遍(居然还有膜自己的人Orzzzzz!)

$Social(Smart\,Little\,Rabbit) = \infty$

昊哥…超社会的

(对着SDOI)那这不傻~逼题嘛 (%%%%%)

昊哥要改ID啦~而且是因为我说的SmartLittleRabbit~…然后改成了SLR…引起了众人(REfun)的浮想联翩…

  • SLR:

  • 少林人

  • 神龙人

  • 杀了人

  • 失恋人

  • 双立人

  • 色狼人

  • 赛罗人

Emmmmm

生哥(Au爷)没来…昊哥: 生哥是不是去网吧了, 他是不是原先是个网瘾少年然后发现去网吧太贵了就学OI了

我: 那个…我可能要回去看我姥姥姥爷
昊哥: 啊, 你要去孝敬父母啊

精彩.jpg

$fAKe(Refun) = \infty$

(卡常…)REfun: 快读怎么写啊, 我的程序从来不用快读(%%%%%%)

AKfun! Orzzzz

%%%%%

Aufun! Orzzz

省队集训特辑 <fun卡>

Refun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模糊的影子;他想象着他教练Yunjun·Loli,好像loli就在眼前。——loli是slyz的御用教练。他是个非常诡异的有点发福的教练,老是笑眯眯地眨着眼睛。白天,他总是在讲台上坐着。到晚上,他就穿上noi的T-shirt,说着”淦什么呐“,在机房里走来走去。

“你来吧,亲爱的loli。” Refun接着写道,”我求你看在基督和上帝面上带我离开这儿吧。你可怜我这个IOI的Au吧,这儿人人都是菜鸡,我闲得要命,气闷得没法说,老是哭。前几天因为AK了比赛, yql用鞋楦头打我,把我打得昏倒在地,好不容易才活过来。我的生活苦透了,比狗都不如。

Refun叹口气,用钢笔蘸一下墨水,继续写道:”昨天我挨了一顿打。yql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拉到院子里,拿师傅干活用的皮条狠狠地抽我,怪我做他的题,一不小心AK了。上个星期yql叫我做一道UOI原题,我3min就AC了,她拿起那台电脑,把电脑直扔到我脸上来。老师们总是耍笑我,打发我到IOI里去AK,怂恿我骂出题人题水, yql随手捞到什么就用什么打我。吃食是什么也没有。早晨吃面包,午饭喝稀粥,晚上又是面包,至于茶啦,白菜汤啦,只有教练和yql才大喝而特喝。他们叫我睡在过道里,他们的题库一有新题,我就根本不能睡觉,一股劲儿AC。亲爱的loli,发发上帝那样的慈悲,带着我离开这儿,回家去,回到村子里去吧,我再也熬不下去了。……我给你叩头了,我会永远为你祷告上帝,带我离开这儿吧,不然我就要死了。……”

Refun接着写道,”为你祷告上帝,要是我做了错事,就自管拿我的金牌去卖钱;要是你认为我没活儿干,那我就去求总CCF看在基督面上让我给NOI出题,或者替IOI去做验题人。亲爱的loli,我再也熬不下去,简直只有死路一条了。我本想跑回slyz,可我AK的太多,被他们吊起来%。“

$Politically(ZZZYC) = \infty$

zzzyc由于其ID的特殊性质获得了某谷新春营的一致好评(雾
甚至kkk也参与了进来
组组长一抽
政治自由城
种植中药材
这阵子要超
种质资源车
真正这一次
最最最右侧
在组织一次
在做作业艹
啧啧啧延迟
只注重一侧
猪肘子洋葱
真主扎洋葱

Emmmmmmm

$Oysters(CP) = \infty$

文化爷 + 人肉题库

$FigureOnlineJudge(Diesheep) = \infty$

Gay娘可是被$Claris$膜过的人(肉题库)了解一下

Claris

$Shakespeare(XMinh) = \infty$

xMinh总结了一下信息组人物性格(大雾): 高贵冷艳陈严宽, 菜鸡颓狗褚瑞凡, 身强体壮赵生蚝, 安分守己马浩然, 孤陋寡闻王Gay粱, 口若悬河朱逸夫, 省选爆零朱课件, 身轻如燕董亚洲, 文质彬彬吴东昊, 颓废消沉李嘉珣, 谦逊有礼丁虚高

xMinh 的零散作品拾遗

2018-7-13

那个男人轻蔑地一笑,随即发出了声若巨雷的吼叫:”李gay梁是吧,能接下我这一拳,便让你走,不然把你家长电话号码交出来。“

那个男人双脚一蹬,瞬间借力,再次腾起。巨大的身影在半空中有如巨神降临,他雷霆般大吼,双拳劈空砸落!这已经不是武士的搏杀,不是放马冲锋的豪迈,而是市井中年轻人般的搏杀,用一切的手段,只求取胜。那个男人凌空扑过两丈,将凌空而下的重压合并挥舞双拳的力量,以求一击杀敌。霸道的一拳如长天大海一般,令gay梁几近窒息,那一拳好像要将gay梁和大地一起碾成碎片。gay梁这时才明白那个男人何以胆敢许下放他离开的诺言,因为其实他根本没有机会。此时的一切都来不及救他。等到同伴救援,这一拳早已将他碾碎!唯一能救他的是他自己!面对那个男人连山般的双拳,他逆山而起!